TRENDS IMMUNOL 如何正確使用抗生素?

從Alexander Fleming 1929年發現了青霉素,到1942年青霉素的大規模商用,抗生素的出現幫助人類解決了很多問題,拯救了無數人的生命,因此抗生素的發現是醫學史上最偉大的里程碑之一。

任何一件事情都是利弊同存的,在抗生素被發現的時候,未能預料到的是,抗生素并不會特異性地靶向病原體,它們也會破壞對健康和生理無害的非致病微生物的活性。最近,隨著微生物菌群對宿主生理方面的影響開始顯現,抗生素的使用和各種疾病之間的關系被發現,大家才開始意識到這一點的重要性。

近日發布在Trends in Immunology雜志(IF 13.287)上的一篇review“Antibiotics as Instigators of Microbial Dysbiosis : Implications for Asthma and Allergy”中,Tomasz P. Wypych等人結合目前人類的流行病學數據,以及在動物模型中進行的機理研究,討論了抗生素誘導的微生物生態失調的影響,尤其是與過敏和哮喘的潛在聯系。

人體與內在微生物菌群形成了一個非常復雜的生態系統,該系統同時受遺傳因素和環境因素的影響。而廣譜抗生素的使用則代表了環境壓力的一個極端例子,會大范圍地破壞微生物。抗生素給現代醫學帶來的好處是毋庸置疑的,但它們的過度使用同時也帶來了一些不良后果:條件致病菌的繼發性感染和廣泛的抗生素耐藥性。

抗生素治療帶來不良影響的原因多種多樣。首先,它可能破壞微生物之間以及微生物與宿主之間的相互作用,而這些互作是維持人體生態體系內穩態的關鍵。其次,它還可能促進抗生素耐藥菌的增長,及導致其它敏感型細菌獲得抗生素耐藥性。這些機制可能導致微生物菌群組成的不可逆改變。最后,因抗生素使用過度減少了共生細菌對免疫系統的刺激,可能會破壞免疫系統的適當“education”,從而產生對自身或無害抗原的免疫反應,即發生自身免疫反應或過敏反應。

鑒于抗生素的過度使用和不當處方,醫生在評估適當治療時應多加注意。同時,還需要更多的研究來了解提供防止過敏作用的微生物與宿主之間的互作。其中,結合微生物測序數據與動物模型等實驗來研究微生態失調在患者中的作用,將有助于鑒定有益微生物和它們觸發的途徑,其長期目標是制定新的治療策略以對抗過敏。

參考文獻:Tomasz P. Wypych1, Benjamin J. Marsland. Antibiotics as Instigators of Microbial Dysbiosis : Implications for Asthma and Allergy[J]. TRENDS IMMUNOL. Published online: April 11, 2018.

最近文章
网络棋牌看牌器 六合彩透码中心 香港六合彩图库 极速时时是合法的吗 官方pc蛋蛋二维码 手机版超级时时缩水 新出特肖公式规律 排列五开奖全图 江苏时时预测软件破解版 五分赛计划下载 三中三公式加规律 福彩三地开奖号今天 北京少儿冰球培训班 重庆老时时官网 4肖期期中特 竞彩足球半全场 039期二肖中特